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考古人许宏

叩地访古 问天究人

 
 
 

日志

 
 
 
 

中国前的“中国”(2)  

2012-12-25 08:59:23|  分类: 探索早期中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来看,所谓的中国,一开始本来是广袤的东亚大陆,以黄河和长江为主的“大两河流域”。各地的史前文化本来是满天星斗的,我们有一个从多元到一体的过程。说一个闲话,大家可能是国博的志愿者,大家特别熟悉,带人去了不止一次。在这不敢说是批评,算带有评论性的议论吧。

中国前的鈥溨泄潱2)
    我们说国博的“古代中国陈列”,首先是一进门就把你弄到地下去了,最好的地方不用来做常设展,反正一下就整到地下去了。“古代中国陈列”,陈列什么,中国怎么陈列,不知道呀,是中国古代文物陈列吗?还是什么?同时想到6月份到台北,去参加中央研究院国际汉学大会,正好参观了台北故宫博物院有一个玉器大展——“敬天格物”。一听这名儿就透着中国古代传统文化的那么个劲儿,可是我们这个就有点“白开水”了。我们最重要的研究成果是多元一体,考古学已经揭露出来从满天星斗到作为主流的王朝的出现,这么个大的史观,在国博的“古代中国陈列”中居然没有显现出来。居然整体上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艺术品的展览,就是一个精品展。基本上还是单线进化论,一条线就串下来了,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

(我注意到,新的“敬天格物”玉器大展所附《中国历代年表》中,已采用断代工程的夏商周年表,如夏代为2070-1600B.C.E。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中国国家博物馆新开“古代中国陈列”的《中国古代历史年表》中,夏代仍为公元前21世纪-前16世纪。——引自本人博客)

几年前,我们在首博,由国家文物局和科技部一起搞了一个“早期中国”展。我们几位:杭侃教授、唐际根教授、张弛教授、我,我们四个人被邀请去策划这个展览。因为我有《最早的中国》这本小书,他们说主要听我的意见。我们的思路起码是从邦国之路到王国崛起。先是几大区,然后汇聚到中原,“中国”出来了。今天不停地给大家灌输这些东西,一边是告诉大家我们发现了什么,另外是想让大家知道我们是怎么发现它们的,还有我们如何看这些东西。我特别希望和大家交流这方面的心得。

中国前的鈥溨泄潱2)

中国说起来呢,是非常复杂的。我们看这个图是秦汉之际的,所谓中国的版图。如果说最早的中国从二里头到二里岗、殷墟、西周,它的主流基本是按文化区分的,而不是按族属区分的。中原这套礼乐文明,它的东西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被认为是“中国”了。这套文明系统在秦汉时代被体制化、体系化,形成了帝国疆域的概念。但我们看它的所谓疆域是变动不居的,清前期比现在大的多。非常令人遗憾的是,一点点被割取。我们看宋辽金时,这些国家都是“中国”吗?这些都是需要加以分析的。葛剑雄先生有专门的论著,专门谈这件事。这是现在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地图。所以说“中国”有许多概念,我们尤其要自省,不能用现在的中国看古代的中国。可能现在的东西不属于那时候的中国,外边的还受我们的影响。

中国前的鈥溨泄潱2)
    我们再来看夏,比如说看民国时期做的图,各种关于夏的疆域的划分看法,都不一样,这些主要是从文献的角度来看的。我们看夏的“疆域”,连四川地震的北川那地方都包括进去了,因为那个地方传说中是有大禹的。这套东西曾被用来研究夏文化的兴起,就完全是南辕北辙了,完全是驴唇不对马嘴的东西,完全是源和流彻底颠倒了。当地的少数民族为了自保,“引进”了大禹的传说,或者是从中原去的人民带过去的,逐渐逐渐地产生了这些传说,这是一种复杂的关系,那种认同都是趋利避害的产物。当时受当地政府、受汉人欺压的时候,他说我祖先是汉人,我是禹的子孙。这就强化了自保。后来我们又出台了优厚的民族政策:你只要是少数民族的,你就可以多生孩子、就可以上大学减分。那立马他就是少数民族了。族属这东西,首先是认同,而且是自我认同,而不是我们从考古学上看他用什么东西就是这个族,不用什么东西就不是这个族。形而上和形而下的东西并不是完全对应的。

中国前的鈥溨泄潱2)
    我在6月份到台湾中研院开会的时候讲过这样一个话题:“公元前2000年:中原大变革的考古学观察”。这个说起来很有意思,按理说我一直强调,考古学它的强项在于长时段的、对历史文化发展进程的宏观把握和探索。它最不擅长的,是绝对年代和具体历史事件的把握。某些“工程”为什么存在争议,就在于我们很有可能在有些地方上,是扬短避长的。我们擅长的事我们没展开去做,我们不擅长的我们还使劲发言。所以,就导致那样一种情况。懂考古的人都知道,我们考古是宜粗不宜细的,我们搞不了太细。我们很难捕捉到像庞贝古城和喇家遗址那样的瞬间的灾难场景,我们只知道一个大框,只知道这“群”人,我们没法说明这个人姓什么、是怎么样的。

我不知道在世界范围内,我是不是唯一的考古学者,我肯定是唯一的这么一个中国学者,就是居然用一个具体的年数做了一个考古的题目。实际上,我自己坦白地说,是东施效颦,模仿黄仁宇先生的《万历十五年》。就是以这一年为一个切入点,他的视野绝对是宏阔的,上挂下联,把这些事情串起来。我特别希望,能有这样一种“通”的感觉。公元前2000年对中国人来说,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它是耶稣诞辰之前的两千年前,就是一个计数单位而已。但是呢,有意义的是,恰恰是在那个时间前后,我们发生了一个重大的事件——夏王朝诞生。那是文献上说的。而考古学上,我们看不到什么王朝气象。尽管有考古学家认为,比如王城岗是禹都阳城,但马上有人说那就是“羊圈”!一万平米的城还不如二里头1号宫殿大呢。当然现在知道这个城有30万平米吧,但跟新发现的石峁,跟良渚、陶寺城址没法比。有这样的情况,所以说文献记载和考古是并不能完全严密地契合的。


    在《最早的中国》中我提出来,中国它有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但是具体的文字,“中国”这俩字,传世文献最早的见于《尚书》《诗经》,已经很早很早了,但都是战国成书,不能排除战国时人的思想融合在里面。

这件是我出生那年,1963年,在陕西宝鸡发现的国宝级的文物——何尊,现在还是限制出境展览的一个重器之一吧。这上面首次有了“中国”这俩字。但是那时候的中国,就是指的洛阳盆地及其周围那一片地方。西周王朝认为那是“天下之中”,从那统治人民。

中国前的鈥溨泄潱2)
    现在,我们大体上摒弃了“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这样的概念。我的博文就提过,在我们国博,本来是同一个博物馆,我们这边“古代中国陈列”已经开始放弃“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这些词了,而那边还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在一个博物馆里面,古代和当代不统一,连不起来,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是一个需要讨论的事。我们现在倾向于用“邦国”、“王国”、“帝国”这样一套话语系统,整个中国,我们没有发现存在过一个能够称为奴隶制社会的阶段。而“封建”这词儿彻底地用错用滥了,“封建”应该是指西周的封邦建国,而不是秦汉之后,秦汉之后就是大一统的、专制的、中央集权的帝国,跟封建一点关系都没有,完全是一种误读。


中国前的鈥溨泄潱2)
    如果我们视野再宏阔一些,我们看不要谈中国文明多么多么的早,我们可能有一定的原发性,以前我们总是强调中国文明的独立性,我们会说我们的西北有高山荒漠阻隔,而15世纪海洋时代以前,沿海基本是“死胡同”。实际上,到了青铜时代,当时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就在西北,实际上那一带没有什么不可逾越的自然障碍。整个欧亚大陆,有许多许多文化因素,通过大陆桥东传。我们的文明是既有特色,同时又一直在吸收外来影响的文明。这样说是比较中肯的。

现在西方学界普遍认可的中国文明的上限是殷墟、二里岗,或者到二里头。这是他们比较认可的能够与其他文明发祥地比肩的文明。再往上,我们一直说中华文明五千年,究竟跟那边比,美索不达米亚啊,埃及啊,是不是一个社会发展阶段、发达程度,还是有争议的。要是中国人自说自话也就罢了,反正也是你自己说自己听;如果要是拿到国际舞台去,恐怕就得有共同的话语系统,但现在还有很大的隔膜。这些还得靠年轻人逐渐逐渐地走出去,还可以请进来,要增加交流,同时有识之士要学外国考古学,真正地既懂外国考古学又懂中国考古学,就能进一步深化这样的研究。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