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考古人许宏

叩地访古 问天究人

 
 
 

日志

 
 
 
 

中国前的“中国”(3)  

2012-12-26 07:01:54|  分类: 探索早期中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才说到“满天星斗”,严文明先生的认识在那代人中达到了一个顶峰,他建构起了自己关于中国史前文化的一个系统的认识,即重瓣花朵式的文明观。

实际上最早从民国,一直到70年代以前,考古活动都是以中原为中心的,长期以来认为中原最高,向外辐射。现在我们知道,在它前边,还有一个满天星斗似的各地文化发达的阶段,大体是这样一个认识。

中国前的鈥溨泄潱3)

我们看,这是王仁湘先生做的一个图,彩陶有大幅度的传播,有学者认为,这些跟文化扩张有关,甚至有可能是一种政治扩张。现在看来,恐怕还缺少证据。

我们现在还搞不清楚,这些彩陶的“辐射”,一定是大规模的群团向外扩张吗?它就不可能是货郎挑着担子,这几代人过这几个山头,那几代人过那几个山头,一点点地这样传播开来的?好多东西比如马车就是这样传过来的,马车这东西不是从西亚、高加索那地方一下子几个月之后就过来了,而是经过几百年,一点一点传过来的。

中国前的鈥溨泄潱3)

整个东亚大陆文明化的过程非常复杂,到了龙山时代,我们还看不出大规模社会整合的迹象,不能认为中原地区的发达程度一直是非常高的。最发达的还和现在一样,东南沿海是最高的,东方先亮,还是有历史发展的不平衡性。从礼制这个角度讲,我前几年做了一些研究,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预研究,有个礼制文化的起源这样一个项目,我接了一下,做了一些思考。认为像商代文明那套狭义礼制的东西,不可能做无限制的上溯,今天和大家一起分析一下。

中国前的鈥溨泄潱3)

现在呢,只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东西,学界都把它引为中华文明的一个源头,但这里面有因素的吸收,有程度上的远近,比如我们看距离中原比较远的、偏北的,接近农耕圈跟畜牧圈交汇处的辽西和内蒙那一带,一种全新的、比较有特色的文化流行,这就是红山文化。我们看建筑,中原是不是等级越高,就越复杂?一点点从地面以上,往上夯筑。垒高台,显示权威。但在这儿是往下挖,地穴式的,比如“女神庙”。那雕像是不是神?什么神?是不是庙?都不好说,“女神庙”本身就不是确切的学术概念。

中国前的鈥溨泄潱3)

中国前的鈥溨泄潱3)

再有一个,我们现在尽管不提母系和父系、母权和父权,哪个在前哪个在后,这些都是比较复杂的,但是总体上看,进入人上人、国上国的严酷等级制度的,基本上都是建立在父权、宗法礼制基础之上的,而红山这些东西给人的感觉是偏于母性的,比较温文的,缺少暴力色彩的东西,像积石冢这样一些建筑,我们也很难一下就把它跟天坛之类的礼制建筑对应起来。

中国前的鈥溨泄潱3)
    说到动物母题,也是跟那个文化的性质有关的,红山除了农业之外还有畜牧,甚至还有狩猎经济,所以动物母题跟它的生产生活是有关系的。但这类母题都跟后来的中原文明没有太大关系。

中国前的鈥溨泄潱3)
    与此类似的,安徽凌家滩这样一个文化,在和红山大差不差的时期,它们有一段时间共存,虽距红山很远,但两者在许多玉器造型上,非常相像,这就让人难以想象。中间还隔着山东一带呢,山东没有这些东西。我们考古所的李新伟博士提出:那个时候是不是应该就有上层首领之间的一个交流网。不一定是大队人马,而是利用职权之便,旅旅游,少数人高层之间有交流,把一些理念和意向学过去。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像这种东西,跟红山的还真有点像,但是不像的东西也有。凌家滩这些东西他们还在发掘。通过缜密的比较,两地的关系会逐渐清晰起来的。

中国前的鈥溨泄潱3)
中国前的鈥溨泄潱3)
    良渚呢,让我们觉得是一种非常复杂的东西,是一种复杂的存在。它在二里头之前,但是那么宽的城墙啊,大水坝呀,整个特能折腾的劲儿,有种人定胜天的感觉,一种巨大的社会动员力。一开始,我们有教授说,这个东西就是酋邦Chiefdom,从二里头开始,才是国家State,那就有年轻的朋友问,为什么这个是酋邦,那个就是国家。问题非常复杂。我个人的提法呢,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国家,跟中原的形态不一样,它跟中原的关系不是很大。如果把中华早期文明史分为两大阶段的话,可以以中原中心的出现为界,分为中原中心出现以前的一个文明期,第一文明期;然后是中原中心出现以后的文明期。如果以中原中心出现为标志,如果认为二里头是最早的王朝的话,就是王朝时代和前王朝时代。前王朝时代已经有了一些区域性的玉帛古国,是不是这样的。

甚至我有这样一个提法,肯定是“政治不正确”,学术上的“政治不正确”。是不是可以说,良渚已经走完了它生命史的全过程,文明史的全过程,它是一个独立的东西,而不是作为一个庞大的中华民族的前身。如果当地有一个吴越国,如果在三星堆、在金沙那个地方有一个巴蜀国,我们会怎么看这些东西?当地的人会怎么看?那一定是吴越国和巴蜀国源远流长的文化,它和中原没有太大的关系。这样看,我们在多大程度上把我们自己的个人情感和现代认知融进了我们对古代的想象中?但我们的学者还不认为是想象,而认为是存在。恐怕完全不是那码事。是不是这样呢?我们看良渚的有些东西,传下来了,而二里头或夏商就没有这些,比如贵族坟山呀、祭坛墓地呀等等,就是一种扬弃吧。这些东西,包括琮、璧这些东西,都是很有特色的区域性的东西。

中国前的鈥溨泄潱3)
中国前的鈥溨泄潱3)
    然后我们看三星堆,大家一看就感觉,“非我族类”,那种意识形态肯定不是中原的,宗教信仰啊完全不一样的,那时候中原这边是不重人像,不玩偶像崇拜,都是大鼎啊什么的,属于典型的“吃喝文明”。

三星堆,大家觉得很偏僻,但是日本学者从外边来看,他们把三星堆放在东亚大两河流域和南亚、东南亚交汇的一个地区,它完全不是非常偏僻的西南边陲,所以要有跨地域的眼界。那三星堆这些东西是从哪来的,究竟是如何交融的,这些都是特别有意思的问题,这些东西都是独立于中原系统以外的。

中国前的鈥溨泄潱3)

我特别喜欢做这样的一目了然的表,老王卖瓜自卖自夸,我是搞都城、城市的,“玩不动产”的,我就要强调都邑的重要性。它为什么重要呢?如果我们只看村落的话,那么两千多年前,战国到汉代的铁犁铧发明使用之后,一般农家的水平已跟现在中西部的农民差不多,大家看看河南内黄三杨庄汉代村落,被洪水一下子冲了,都是丰衣足食的人家。但是中国没发展吗?汉代看长安,当代看北京。只有都邑才能代表那个时代的最高文明程度。从大体人人平等,到有人上人,到有国上之国,就这么一点一点的发展起来。一个稍微偏颇一点的说法,文明最大的动力是什么?就是贪欲。这可是恩格斯说的。文明时代文明吗?文明是不是那些不文明行为的一种制度化的东西,暴力呀、贪欲呀、压迫呀,这样一些东西,有好些东西都是违背人性的,大体上是这样一种认知。

中国前的鈥溨泄潱3)
    所谓早期城市,我更倾向于叫都邑,“城”一加上“市”,就有点市场、贸易的感觉,而古代中国城市,最大的特点就是政治性,它就是权力中心。没有权力中心就出不来城市这种东西,到了战国,甚至宋代,完全依靠商品贸易产生的城市才正式出现。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