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考古人许宏

叩地访古 问天究人

 
 
 

日志

 
 
 
 

夏商考古【五】殷墟遗址群的发现及其认识  

2013-12-16 06:45:09|  分类: 探索早期中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探索历程

殷墟是20世纪初甲骨学家在寻找甲骨出土地的过程中发现的[1]1917年,王国维对安阳殷墟出土的商代甲骨文进行研究,证明《史记·殷本纪》所载商王世系表基本可靠,进一步考订殷墟为盘庚至帝乙时期的都城[2]19288月,董作宾受当时新成立的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委派,赴殷墟实地考察甲骨出土情况,并于同年10月在安阳小屯村发掘,拉开了殷墟田野考古的序幕[3]

殷墟遗址群的发掘工作可大体分为四个大的阶段。

1928年~1937年: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考古组主持发掘,总计十五次。发掘面积达46000平方米。主要工作集中在小屯北地、侯家庄西北冈和后冈三地。在小屯村东北发掘了353座夯土基址;在西北冈王陵区发掘了11座大墓及1200余座小墓和祭祀坑。在后冈等地还发现了仰韶文化、龙山文化、殷商文化的地层叠压关系。在四盘磨、王裕口及大司空村等地也进行了发掘。历次发掘出土了大量晚商时期遗物。包括24000余片甲骨以及数以万计的青铜器、玉器、陶器、石器、骨器及角牙蚌器等[4]。发掘工作因抗日战争爆发而中断。

1950年~1957年:1950年,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成立,同时恢复了殷墟遗址群的发掘工作。当年春发掘了洹北王陵区东区的一座大墓、20余座祭祀坑及洹南的若干地点。此后还进行了一些配合基本建设的发掘工作。

1958年~1995年:1958年,开始对殷墟进行长期全面的发掘和研究工作,同时在殷墟外围也做了一些发掘工作。通过1958年至1961年的发掘,首次提出殷墟遗址的分期问题。发掘围绕配合基建展开,发掘地点除小屯、侯家庄、后冈等地之外,扩大到洹河两岸近20个自然村。在小屯宫殿宗庙区一带发现作为防御设施的大灰沟。清理各类房址100余座,灰坑(含窖穴)近1000个。发掘了一批手工业作坊遗址,包括铸铜作坊3处,制骨作坊2处,制玉石场所1 处,陶窑若干座。先后于小屯西地、南地和花园庄东地发现殷代甲骨埋藏坑,出土刻辞甲骨6500多片。清理晚商墓葬7000座以上,其中数十座为带墓道的大型墓;清理车马坑30余座、祭祀坑200余座。8090年代中期,确认殷墟遗址群的面积达30平方公里,对遗址群的布局也有了总体的了解[5]10

 

夏商考古【五】殷墟遗址群的发现及其认识

20世纪60年代初,考古工作者在洹河流域进行考古调查时,曾在洹河北岸王陵区东北的一带发现商代遗迹[6],随后在三家庄、董王度先后两次出土商代铜器[7]1980年又在三家庄村东(即洹北花园庄村北)清理过一批商代墓葬,出土遗物略早于已知的殷墟期遗存[8]80年代后期发掘者将小屯与三家庄发现的年代稍早的墓葬定为殷墟文化第一期的偏早阶段,在论及殷墟遗址群的范围时已囊括三家庄一带,指出“该遗址的发现为了解殷墟早期的范围提供了新线索”[9]

1996年至今:这一阶段田野工作的特点是以课题意识完成基建任务,新发现先商期和二里岗期遗存,进一步完善豫北冀南商文化的谱系;全面了解、重新认识西区墓地;确认殷墟遗址的边缘范围;发现重要族邑所在地,揭露建筑墓葬车马坑祭祀坑;了解制骨、铸铜等手工业作坊状况;在聚落形态、祭祀礼制、气候变化等课题研究上取得了新的认识。开展殷墟王陵区附近地区的钻探工作,旨在搞清王陵区外围区域的范围和布局。

1996年开始,为配合“夏商周断代工程”的研究,在发现过“殷墟一期偏早阶段”遗存的三家庄至花园庄一带进行钻探和重点发掘,初步掌握了遗址范围在1.5平方公里以上,并发现了夯土建筑基址,获取了殷墟初期阶段的重要遗存材料[10]1999年底,发现了大型城圈(有证据表明应为方壕,详后),定名为洹北商城。2001年夏,开始对城内作系统钻探,在城内中南部发现大型夯土建筑基址群,已确认夯土基址30余处[11]2001年至2002年,以及2008年分别对其中的1号、2号基址进行了大面积的揭露[12]20052007年,勘察确认了洹北商城宫城的存在[13](图11)。

 

夏商考古【五】殷墟遗址群的发现及其认识

至此,对殷墟这处晚商都城初始阶段的遗存状况有了系统的了解。

(二)文化分期与聚落演变

仰韶至龙山时代,殷墟地区存在若干处中小型聚落,分布在洹河两岸的台地上。至20世纪80年代已发现10处,其中高楼庄后冈龙山文化遗址面积达10万平方米,堆积丰富,且发现有一段夯土围墙[14]

下七垣文化及二里岗文化下层时期遗迹,仅各发现2处,遗存贫乏[15]

至二里岗文化时期之后的殷墟文化初期,随着洹北商城这一大型城址的出现,洹河流域一跃成为商王朝的核心地区,殷墟都邑开始走向繁荣。其文化遗存被称为“殷墟文化”,是晚商文化的典型代表。

20世纪60年代,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和邹衡分别提出了系统的殷墟文化分期方案[16]。其中,后者的第一期在前者的分期中是没有的。80年代,安阳工作队的发掘者将三家庄和小屯墓葬等早于原定第一期的遗存定为殷墟文化第一期的偏早阶段[17]。至此,二者除在第一、二期对应王世的认识上小有差异外,基本相同。其共同之处是均将洹北花园庄期(后来发现的洹北商城阶段)纳入殷墟文化的范畴[18]。本文根据殷墟遗址群中洹北商城等新的考古发现,综合考古研究所和邹衡1964年的分期方案,以下述分期框架阐述殷墟遗址群的演化过程。

殷墟文化第一期(洹北花园庄期[19]):约当盘庚、小辛、小乙时期。

殷墟文化第二期:约当武丁至祖庚、祖甲时期。

殷墟文化第三期:约当廪辛、康丁、武乙、文丁时期。

殷墟文化第四期:约当帝乙、帝辛时期,该期晚段或可进入西周初年。

《夏商周断代工程19962000阶段成果报告(简本)》中推定盘庚至帝辛的年代为公元前1300年~1046年,殷墟文化的年代与此基本吻合[20]

殷墟文化第一期:以洹北商城为中心。首先出现了大规模的夯土建筑基址群,而后开始挖建面积达4.7平方公里的方形环壕[21]。宫城位于方壕内的南中部,已发掘了1号、2号两座大型建筑基址[22](图12);方壕内北部则分布有密集的居民点,附近往往发现有墓葬;西南隅发现有一小城圈,但未经发掘,其与上述遗迹的关系尚不明朗[23]。位于洹河南岸的小屯一带属于其西南郊,“小屯宫殿宗庙区的所谓宫殿建筑遗存有一部分很可能是洹北商城的外围居民点”[24],在这一带还发现有此期随葬铜器的墓葬和其他遗存[25];位于城址以西的西北冈也发现了可能属于此期的墓葬[26]

 

夏商考古【五】殷墟遗址群的发现及其认识


    至本期晚段,出于我们还不知道的原因,刚刚挖就的方壕随即被草草回填,南壕甚至未加夯填[27],都城的重心即移到了洹南。

殷墟文化第二期:洹南小屯一带开始出现大型夯土建筑群,一般认为属宫殿宗庙区。本期早段的居址和墓葬以小屯为中心分布。小屯宫殿宗庙区内和苗圃北地的铸铜作坊始建于此期。都城的重心已移至洹南,遗址群的总面积约为12平方公里。

本期晚段遗址群范围有所扩大。宫殿宗庙区的西、南两面开掘了大型壕沟,连通洹河,构成封闭的宫城防御系统。壕沟围起的面积达70万平方米左右。其内有兴建于此期的夯土建筑基址,也见有王室贵族的墓葬如妇好墓、花园庄东地墓葬(图13)等。苗圃北地的铸铜作坊此时继续使用,其东北的薛家庄和小屯西北的孝民屯西地又各发现铸铜作坊一处。在大司空村东南新出现制骨作坊一处。小屯以外,居民点的范围扩大了许多。南到刘家庄、梅园庄,西至孝民屯,均发现了此期的居址。侯家庄西北冈一带的王陵区已经建起。一般家族墓地数量显著增多。殷墟西区的族墓地也形成于此期。

 

夏商考古【五】殷墟遗址群的发现及其认识


殷墟文化第三、四期:遗址群的范围扩大至30平方公里左右。小屯及其附近仍为宫殿宗庙区。洹河北岸西北冈一带的王陵区也不断扩大。这时的手工业作坊进入一个大的发展阶段。苗圃北地铸铜遗址的规模扩大了约一倍。孝民屯、薛家庄铸铜作坊及大司空村东南地制骨作坊一直延用并都相应扩大。遗址群最西端的北辛庄附近,自第三期始又新建了一座制骨作坊。小屯西北地于第四期时新建了一处玉石器制造场。随着人口的增多,原有的居民点和墓地迅速膨胀[28]

(三)遗址性质问题讨论

洹北商城的出现,表明商王朝的政治中心由郑洛地区北移至豫北地区;在考古学文化上,源自郑洛地区的二里岗文化演变为殷墟文化。它的出现可以作为商代前期、后期两大发展阶段的分界所在。

从考古发现的材料看,以小屯为中心的殷墟遗址群的主体遗存是自武丁开始的,因此,有的学者提出殷墟始迁于武丁[29]。而较之稍早的洹北商城,应处于文献记载“殷”的范围内,因此,“盘庚迁殷的地点,最初可能是在阳洹河北岸今京广铁路两侧。至武丁即位,国力隆盛,方迁到现在所知的以小屯为中心的殷墟”[30]。也有学者推断洹北商城为河亶甲所迁“相”[31]。从考古学层面看,无论对洹北商城作怎样的历史定位,它都应属于殷墟文化的早期阶段。鉴于洹北商城早、晚两段及其与原殷墟文化早期之间已无时间上的空白或缺环[32],因此,其属盘庚迁殷的可能性似乎更大一些。



[1] A.罗振玉:《殷商贞卜文字考》,玉简斋,1910年;《殷墟古器物图录》序,1916年。B.胡厚宣:《殷墟发掘》,学习生活出版社1955年版。C.王宇信:《关于殷墟甲骨文的发现》,《殷都学刊》1984年第4期。

[2] 王国维:《殷卜辞所见先公先王考》,《观堂集林》第二册,中华书局1959年版。

[3] 董作宾:《中华民国十七年十月试掘安阳小屯报告书》,《安阳发掘报告》第一册,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出版1929年版。

[4] A.胡厚宣:《殷墟发掘》,学习生活出版社1955年版。B.李济:《安阳》,河北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

[5] A.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著:《殷墟的发现与研究》,科学出版社1994年版。B.杨锡璋、刘一曼:《1980年以来殷墟发掘的主要收获》,载《中国商文化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8年版。

[6]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队:《河南安阳洹河流域的考古调查》,《考古学集刊》第3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3年版。

[7] 孟宪武:《安阳三家庄发现商代窖藏青铜器》,《考古》1985年第12期;《安阳三家庄、董王度村发现的商代青铜器及其年代推定》,《考古》1991年第10期。

[8]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安阳殷墟三家庄东的发掘》,《考古》1983年第2期。

[9]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著:《殷墟的发现与研究》,科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233233404147页。

[10] A.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河南安阳市洹北花园庄遗址1997年发掘简报》,《考古》1998年第10期。B.唐际根、徐广德:《洹北花园庄遗址与盘庚迁殷问题》,《中国文物报》 1999414C.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19981999年安阳洹北商城花园庄东地发掘报告》,《考古学集刊》第15集,文物出版社2004年版。

[11]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河南安阳市洹北商城的勘察试掘》,《考古》2003年第5;《河南安阳市洹北商城宫殿区1号基址发掘简报》,《考古》2003年第5期。

[12]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河南安阳市洹北商城宫殿区1号基址发掘简报》,《考古》2003年第5;《河南安阳市洹北商城宫殿区二号基址发掘简报》,《考古》2010年第1期。

[13]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中加洹河流域区域考古调查课题组:《河南安阳市洹北商城遗址20052007年勘察简报》,《考古》2010年第1期。

[14] A.胡厚宣:《殷墟发掘》第72页,学习生活出版社1955年版。B.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1979年安阳后冈遗址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85年第1期。

[15]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著:《殷墟的发现与研究》,科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419434页。

[16] A.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发掘队:《1962年安阳大司空村发掘简报》,《考古》1964年第8期。B.邹衡:《试论殷墟文化分期》,《北京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1964年第4期。

[17] A.郑振香:《论殷墟文化分期及其相关问题》,《中国考古学研究(一)》,文物出版社1986年版。B.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著:《殷墟的发现与研究》,科学出版社1994年版,3233页。

[18] 后来邹衡又将其原定殷墟文化一期归入早商文化晚期。参见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教研室商周组:《商周考古》,文物出版社1979年版,第3236页。

[19] 从文化面貌上看,花园庄早期和晚期遗存一脉相承,时间上前后相继。如果后者属于殷墟文化,前者也应属于殷墟文化。同时,洹北商城的存在时间较短,花园庄早、晚期之间的差别小于殷墟文化其他各期间的差别,且在聚落形态上未发生显著的变化,我们在论及殷墟遗址群的变迁时将其视为一个整体。

[20] 夏商周断代工程专家组:《夏商周断代工程19962000年阶段成果报告(简本)》,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00年版。

[21] 何毓灵、岳洪彬:《洹北商城十年之回顾》,《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2011年第12期。发掘者称“基槽的夯筑时间晚于宫殿区内大部分基址的年代”。参见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河南安阳市洹北商城的勘察试掘》,《考古》2003年第5期。

[22]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河南安阳市洹北商城宫殿区二号基址发掘简报》,《考古》2010面第1期。

[23]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中加洹河流域区域考古调查课题组:《河南安阳市洹北商城遗址20052007年勘察简报》,《考古》2010年第1期。

[24]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河南安阳市洹北商城的勘察试掘》,《考古》2003年第5期。

[25]A.石璋如:《中国考古报告集之二·小屯第一本·遗址的发现与发掘丙编·殷墟墓葬之三·南组墓葬附北组墓补遗》,历史语言研究所1973年版,第2473B.李济编:《殷墟陶器图录》壹、叁、伍、拾壹拾陆,1947年;《考古》1988年第10期重刊。C.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1987年安阳小屯村东北地的发掘》,《考古》1989年第10期。

[26]  对于西北冈王陵区中哪些墓葬的年代早于原殷墟期,研究者中尚存不同意见。参见张光直:《殷礼中的二分现象》,《中国青铜时代》,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3年。唐际根:《洹北商城的发现及其对商代考古研究的影响》,《中国考古学》第四号,日本中国考古学会(福冈),2004年。

[27] 发掘者认为已发现的“夯土遗迹实为封闭的方形夯土城墙的基槽”,但“城墙基槽的外围未见护城河(沟)遗迹”(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河南安阳市洹北商城的勘察与试掘》,《考古》2003年第5期)。这与此前的郑州商城、偃师商城等夯土城址城、壕并存的情况不类,不符合就近取土筑城、扩大高差以增强防御性能的工程学常识。同时,遗迹内填土倾斜下凹,西槽、北槽“未见夯起的墙体”,槽内填土大多“夯打略松”甚至“未经夯打”(见上引简报),南槽内“土质松软,未见夯筑迹象,甚至在某些局部仍呈濠沟状,沟内均为淤土层”(岳洪彬、何毓灵、岳占伟《殷墟都邑布局研究中的几个问题》,《三代考古》(四),科学出版社,2011年),种种特征,都迥异于郑州商城、偃师商城和洹北宫城所见商代夯土城垣工程的典型工艺。因此,可以排除这一遗迹属于已开始夯筑的城墙基槽的可能性。

[28]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著:《殷墟的发现与研究》,科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4048页。

[29] A.杨锡璋:《安阳殷墟西北冈大墓的分期及有关问题》,《中原文物》1981年第3期。B.彭金章、晓田:《殷墟为武丁以来殷之旧都说》,《中国考古学会第五次年会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88年版。

[30] 杨锡璋、徐广德、高炜:《盘庚迁殷地点蠡测》,《中原文物》2000年第1期。

[31] 文雨:《洹北花园庄遗址与河亶甲居相》,《中国文物报》19981125

[32]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河南安阳市洹北花园庄遗址1997年发掘简报》,《考古》1998年第10期;《19981999年安阳洹北商城花园庄东地发掘报告》,《考古学集刊》15集,文物出版社2004年版。

  评论这张
 
阅读(8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