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考古人许宏

叩地访古 问天究人

 
 
 

日志

 
 
 
 

【作者手记】《何以中国》何以面世  

2014-04-25 21:43:16|  分类: 书评跋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翻开还散发着墨香的《何以中国》,才发现居然忘了写几句后记之类的文字作为收束。至少书中引用了那么多的照片线图,尽管注明了出处,还是要对制作和提供者表示由衷的谢忱。还有三联书店优秀的编辑团队的付出,都是我不能忘怀的。引以为憾的同时,也勾起了我对这本小书的出笼,乃至我的公众考古足迹的追忆。

  这是我第二本面向公众的小书,距离第一本《最早的中国》(科学出版社,2009年)的出版将近五年。有朋友说《何以中国》就是《最早的中国》的续集吧。从某种意义上,何以中国就是对最早的中国如何产生的追问。如果说《最早的中国》写的是二里头王都这一个,那么《何以中国》则是展开了一个扇面,试图讲述二里头这个最早的中国的由来。故可以认为,它是《最早的中国》的姊妹篇。那么它又是如何成书的呢?

  话题要回溯到2010年,这是我的自媒体——新浪博客考古人许宏开张的第二年。这年的1130日,我在博客上推出了一个新话题:《中原一千年之前言:史上空前大提速》。中原一千年,这是《最早的中国》出版后,一直萦绕于心的、解读早期中国的一个绝好的视角。我的一个企图是写史,用不那么正统不那么凝重的笔触、用考古人特有的视角和表达方式来写部小史。大家都知道当今的学者像高速旋转的陀螺,大都处于庸忙中,很难集中时间坐下来完成一本书。但像博客这样兴之所至地化整为零,还是比较现实的。

 

  于是,在有了这样的冲动和一个大致的腹稿后,我从陶寺开始写起,这已是转过年的20111月了。每篇千字左右,题目随想随编。陶寺革命”“都城与阴宅的排场”“龙盘、鼍鼓和特磬”“‘革命导致失忆?”“‘拿来主义的硕果”……越写越顺畅,写前一篇不知下一篇的题目和内容,但居然没有什么重复和大的改动。手头没有急活的话,可以平均两三天一篇地往上贴,欲罢不能。正巧那年春天,我被安排去党校学习。党校封闭式的学习生活,极有利于我的规律性写作。隔一天发一篇博文,是我这段时间最大的副业收获。到了6月份,党校临近结业,我最终完成了56篇博文,从陶寺一气写到了二里头。至此,中原一千年的穿越之旅已过半。

 

 

 

【作者手记】《何以中国》何以面世

 

    遗憾的是,随着党校生活的结束,我的中原一千年之旅也戛然而止。各种杂务,导致再也提不起笔来。

 

  细心的读者会注意到,从《最早的中国》到《何以中国》,出版社变了,但责任编辑居然没变。这是两本书背后的一段因缘。小编追着作者,作者跟着小编,因解读早期中国而结缘。小编明明女士工作虽有变动,但与作者建立起了稳定互信的合作关系,这当然与三联书店作为大众学术平台的出版理念密切相关。看看明明女士QQ上的签名——“棍棒之下出稿子~”,这56篇博文如何能变身为一本书就是可以想见的了。显然,这是她潜心发掘的结果。她又神通广大地把解读早期中国系列的LOGO落实在了书的扉页,这显然又是在向我催着下一部书稿呢。总之,合作是愉快的,第二本也就这么出笼了。

 

  关于书名,颇费考量。因中原一千年之旅没走完,全书围绕着公元前2000年这个颇具兴味的时间点展开,以最早的中国”——二里头广域王权国家的登场为收束。要将这个半成品包装成一本独立的著作,就得有一个合适的书名。《中国出中原》、《从中原到中国》等等都想过。最后,我与责编一致倾向于《何以中国》。我很感谢三联书店的领导开明地认可了这样一个稍显新潮的书名,在一些资深学者的眼中,这根本就不符合中文的表述习惯甚至语法,但因其言简意赅,故不忍释手。语言总是在不断变化的。至于本书的英文书名,鉴于可能的译法不一,我建议并给出了直译方案,但责编“China:2000 B.C.”的提案一出,其他方案黯然失色。碰撞出精品,此之谓也。

 

  除了这本《何以中国》,这56篇博文还有个衍生产品,那就是其浓缩学术版——论文《公元前2000年:中原大变局的考古学观察》。或者应该说,这篇论文背后的严肃思考,才是从系列博文到《何以中国》的重要学术支撑。这是一个较为典型的自媒体、大众学术读物和纯学术成果交融互动的例子。它们表现方式不同,平台不同,读者群不同或仅小有重合。其间话语系统的转换,是公众考古领域值得探究的新课题。这本小书,就是我们在探索过程中的又一个尝试。

 

  如果自评一下这书与《最早的中国》风格上的不同,我想有两点吧。其一,尽管作者、编者都做了将笔调偏于放松的博文改编成书的努力,但这书的博客底色应该还在,所以它应该更好读些;其二,页下注方便了想要深究这故事背景的读者,相信也并不妨碍一般读者的阅读,甚至会感觉更好读?与《最早的中国》贯通之处当然也不少,譬如仍然是小书甚至更小,仍然发挥考古人的特长而多量用图。在这个一切加速度的、读图的时代,这些都会使这本小书变得好读?

 

  表述了半天,发现上一段的关键词只有一个,那就是好读。这个词出自读者之口,才是作者最大的心愿。

 

《中国文物报》2014年4月18日第4版

http://www.ccrnews.com.cn/html/wenwushuwu/dushu/2014/0418/52442.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09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